此时他已是满头大汗

2020-03-17 15:31

时间停滞在那个瞬间。不久,谭刚缓缓举起右手———这是在告诉身后的战友:爆炸装置成功解除。

电影院,观众连看一眼都会胆战心惊的生死时刻,在刚刚荣获“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谭刚的工作经历中却已反复过上百回。

华雪与丈夫谭刚从最初的相识相知,到结婚生子,12年一路走过来,有一种担心始终藏在心底:作为成都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二大队的一名排爆手,12年来,4000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……

经过初步检查,谭刚确认这属于电子类爆炸装置。时针指向19点23分,谭刚活动了一下颈部。他所戴的头盔重量近10公斤,此时他已是满头大汗。为便于操作,谭刚的手掌完全暴露在排爆服外。

熟练地取出“莱泽曼”组合刀具,一点点、一点点地理开黄色胶带,4条起爆线出现在谭刚的面前,指示灯伴随着谭刚心脏的节奏起伏在不停地跳动着,到底该怎么剪?

幽暗的绿色灯光下,在仔细研究了炸弹内部结构以后,谭刚坚定地依次将四组起爆电路逐一全部剪断……

红线,还是蓝线?滚烫的汗水紧贴着排爆员的脸颊,滑落在跳动的红色数字上。他深吸一口气,排爆钳对准其中一根伸了过去,“咔嚓”一声———荧屏外的许多观众屏住了呼吸……

资讯排行